一觉游仙好梦,任它竹冷松寒。轩辕事,古今谈,风流河山。沉醉负白首,舒怀成大观。醒,亦在人间;梦,亦在人间。

【鬼狱】旧时书 —— 1

鬼狱上一代的爱恨情仇,因为现在剧中涉及不多,所以添了很多私设,比如伏夜笙和伏字羲的关系。

主要想写弃玉劫珠这对姐妹,风华时的鬼麒主,年轻时的八面鬼戎(虽然这章没他),以及大猪蹄子天鬼。

如果真说有什么cp向,大概就是天鬼x弃玉了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、

    弃玉夫人像是一个完美的妻子,满足了这世上男人们对妻子一切美好的幻想。她总是那么柔声软语,就连生气教训起人来也比旁人少了几分气势。她面上总带着恬淡地笑意,像是四月的春风,不寒不暖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,谁不想娶回...

+

记一个永夜x奇梦的脑洞,不过不太会写
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

永夜和奇梦本是一体,永夜作为保护型人格诞生,但因为人格内不互通,奇梦作为本人格并不知道永夜的存在。后来永夜越发不认同奇梦的行事作风,借由血元造生脱离主体,专门搞事。

永夜暗中针对奇梦,奇梦展开调查的时候认识了永夜,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奇梦觉得这很奇怪,于是多番试探。永夜本意是想让奇梦和他一同沉沦(?)【大概就是这个意思

相处的过程中,奇梦对永夜的怀疑越来越大,永夜也越来越不知收敛。

最后,奇梦终于发现永夜可能就是他自己,此时永夜也将搞事的锅翻手扣在奇梦头上。两人面对面摊牌,奇梦仍旧不认同永夜,两人大打出手,最后永夜因为原...

+

【梦椒】墨晓天音 —— 2

老神棍被我写的宛如一个百事通orz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二、

    “师父!师父!”

    人还未到,喊声却先到了。

    瘖重耳摘下单片镜,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冽红角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为师刚刚听见了大海的涛声,你又捞了什么海货回来孝敬师父?”

    冽红角无心同瘖重耳打趣,连忙摇头,说道:“是一条人鱼,他受伤了,我不知道该怎样救他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瘖重耳...

+

【梦椒】墨晓天音 —— 1

我说是梦椒就是梦椒,原剧背景衍生,私设瘖重耳和冽红角师徒关系

但愿新剧老神棍不要打我的脸

我好想吃螃蟹啊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、

    缺月将盈,还有十天便是中秋节了,小小的渔村也变得热闹起来。这不仅仅是中秋佳节将至,更是因为到了海货丰收的时候,很多外乡人都过来买些海鲜回去。这几年苦境多灾多难,可是佳节毕竟是佳节,总要有个过节的样子。

    冽红角一边挑着螃蟹,一边听到周围的人在议论着武林事。有的说地海孤堡易主了,有的说北海灵洲覆灭了,还有人说佛剑分说失踪了...

+

【鬼狱kuso】殒相变小了!

不负责任的大型崩坏现场!时间线混乱,没有逻辑。

八面鬼戎团子化瞩目!以此纪念逝去的伟大鬼狱殒相。

灵感来自东凌水镜太太的图【比哈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    面对着眼前堆成小山的奏折,女帝只觉得头大。

    以前鬼狱尚未破封,并没有这么多闲杂的奏折,可现在鬼狱全面侵略苦境,各种闲七杂八的小事接连不断。而鬼狱上下皆以女帝为尊,这折子流水一样送进了鬼狱王殿,看得女帝一阵阵的心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女帝竟有些怀念起那个卷毛的爆筋老殒相,想鬼狱刚刚破...

+

【永夜x冽红角】随手摸鱼的段子

这个cp怎么称呼?地椒?胡椒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,大概就是现在这样了吧。

冽红角不明白为什么永夜剧作家只定了一间房,还是大床房。鬼族是很穷,难道仙门也很穷吗?一想到要和这个阴晴不定的剧作家同处一室,冽红角就觉得太阳穴跳着疼。

他对永夜的第一印象并不好,因为这个人看上去,很麻烦。

而事实证明,这个人确实很麻烦,各种意义上的麻烦。从他掏出酒红色真丝睡衣的时候,就开始了。

冽红角看着永夜剧作家穿着真丝睡衣,端着红酒,像是微服私访的英伦王子,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此行到底是来执行任务的还是来享受的,更怀疑起仙门到底是不是个靠谱的合作伙伴。

不过永夜...

+

贵乱是贵乱,婊是婊。

+

【地人】这可能就是爱吧(段子,没售后)

现代背景,性感胡老师在线撩骚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非常君第一千四百四十四次思考自己为什么要陪地冥来采风。

    优雅的剧作家为了民国题材的新书,特意去到南京采风,还预定的小洋楼风格的宾馆。他要看早上四点的总统府,要看黑夜阴森的秦淮河。他要确保笔下的每一句话都藏着一丝金陵风情。

    本来,这对于非常君来说与旅游无异,南京美食不少,他还能一饱口福。更何况,从旅行路线到宾馆机票预订都是地冥一手操办,非常君只要陪着地...

+

【仙魔系列贵乱】旧时书(大纲)

大纲,架空权谋政斗,脑子不够用应该不会写。主cp是非常君x孤月,但会有各种贵乱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九天玄尊是云海国的国君,鬼后是皇后,孤月是长公主,君奉天是皇长子,帝龙胤是幼子。玉家与九天玄尊一脉历来交好,在朝堂上有绝对的发言权。玉家长子玉逍遥,二小姐玉箫和皇长子君奉天自幼交好。而玉家有一幼子,因其母乃是他族罪人,故而一直未给其子正名,后被玄尊私下接走培养。

非常君原本是深渊国的小皇子,但并不受关注。因为深渊势力不敌云海,于是委曲求全,将非常君送到云海当质子。虽然跟玉逍遥、君奉天等人年岁相仿,但偏爱清净,外加身份特殊,所以甚少同他们接触。机缘巧合认识了长公主孤月,因为白糖年糕...

+

【地人】陌上阑珊

仙山背景

迟到的元宵节贺文,又是一个惊坐起,爬起来写文,幸好没迟到太多。只是想看他们卸去生前背负的种种,静静地,岁月静好的样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上元前夜,不知何处来了一阵寒风,吹落一场春雪。非常君醒来的时候,莹白天光从帘子的缝隙中透进来,亮的有些晃眼。他半睁着眼,迎着那光看了一会儿,方回过神来,正式跟梦中蝴蝶说了再见。

    今天是上元节,在仙山上,没有什么比过节还要重大的事了。

    非常君按了按额角,先将搭在他腰间的手...

+

刚刚问室友,APH的米英指的是美国和英国的cp吗?
室友说,是的吧。
沉默一秒钟之后,不约而同的发出杠铃般的爆笑。

毕竟几个小时前,刚刚见识到了European老师的小默云式女高音。
起因是他给我们介绍什么叫Populism和Democracy,以及在不同国家可能他们都有不同的定义。但不知道我们班一位男生听岔了还是咋的,他突然说,那是不是英国的Democracy和美国的Democracy是一样的?
这话一说,我们的老师突然暴起,直接女高音一般的说:Why do you think they are same!
然后又觉得这样不太好,双手捂脸说,Oh,I'm sorry……
冷静了几秒钟之后,他才开始解释两国...

+

【觉羲】醉花阴(鬼性转)

鬼麒主性转瞩目!

鬼麒主性转瞩目!!

鬼麒主性转瞩目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自血河战役弥平之后,世间终得以恢复宁静,昔日战火残留的废墟被逐一轻扫,新的亭台楼阁将曾经的血流漂橹掩盖。那场长达十余年的战祸终究沦为世人饭后茶间的谈资,变成说书先生口中的一折折话本。而曾经叱咤风云的鬼麒主伏字羲,也随着死亡而销声匿迹,成为话本里人人得而诛之的恶首。

    安宁会让人忘记伤痛,也会让这个世间忘记痛苦的过去。可谁又想一直被那苦痛缠绕,谁又不想在盛世风流里放纵一回呢?...


+

【非常君·空海】明镜台

    某日,非常君得了老友庭三帖的邀请,请他去西儒那边参加秋日集会。这集会不同于所谓的儒门庆典或祭典那般刻板无聊,而是当地的风俗,大抵只为了庆祝丰收云云,而西儒翘楚一笔春秋,作为当地最具名望门派,自然也就担起了组织者的重任,主要就是让大家都玩的爽快。而今年正好是个整数年,所以这聚会办的很大,不然庭三帖也不会特意邀请非常君过来了。

    接到邀请的非常君自然十分欣喜,甚至想带着习烟儿一起去。可谁知这小娃一听是要去找庭三帖,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宁可蹲在后山烧白羽松枝,也不愿意去西儒。这让非常君哭笑不得。庭三帖心直...

+

【地人】今夜谁家清歌响——6

断更许久,贴一下前几更地址:

微博网页版打不开,回来再补档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六、

    非常君带着习烟儿回家的时候,两人手里都拎了不少东西。有新捞上来的螃蟹、浸着水的嫩豆腐、新鲜的菠菜、半篮子鸡蛋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调料,可谓是满载而归。可当两人刚站到门口,就听到屋里传来掀桌子摔碗的声音。非常君心里一惊,想着莫不是大白天有妖物入室,或是那个叫邪说的鬼胎出了什么问题。他连忙一脚踹开大门,拎着那些螃蟹鸡蛋就进了院。可这刚走了两步,就见一个茶杯破窗而出,杯沿擦着非常君的脸就过去了,划得他生疼。可他又顾及不上什么疼不...

+

【瓜饺瓜】一魂双体实践报告(中)

kuso放飞小段子,不要在意太多细节。单纯想看瓜饺瓜闲着没事互坑吐槽。

上篇链接:http://sally-fan.lofter.com/post/328b00_11dd1983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6、

    其实在天地被迫暂时退隐的这几百年里,越骄子觉得自己过得还是挺轻松的,说是要他到处搞事情,但是一个优秀的搞事者怎么会自己动手呢?非常君捏了他来代班,他虽然捏不出的小小号,但还可以抓壮丁啊。

    于是在解决了圣剑魔刀的养育问题之后,越骄子就过上了开着黑洞吃喝玩乐、跟...

+

【瓜饺瓜】一魂双体实践报告(上)

kuso放飞小段子,不要在意太多细节。单纯想看瓜饺瓜闲着没事互坑吐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、

    血河战役之后,非常君跑到玄黄岛上捡到了一把白骨扇和一张鬼面具。

    于是他美滋滋地给自己染了个头发,又给自己缝了一套深蓝色的衣服,愣是冒充鬼麒主闯过了地狱无常天。

    俗话说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非常君对此深信不疑,而且他看书速记的效率极高,以至于他不仅美滋滋地挑了一招一魂双体回去钻研,还把整本书的目录给背下来了,以备不时之需。...


+

【乱炖】学习什么的不存在的

OOC预警

沿用之前话剧甄嬛传背景,或许会有后续吧,都是小段子,想到什么写什么

连别人的妹妹都要控的妹控真的是太可爱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、

    地茧无限是个妹控,人尽皆知的。但是他妹妹朱雀衣总是对他爱答不理,甚至以怼哥哥为日常。无限心很痛,也很无奈。每次都说再无理取闹就要以兄长的身份教训朱雀衣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就又被抢走了这个月的零花钱。”收万劫一边喝着热奶茶一边评价到,“甚至去漫展都不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无限看着面前连油水都没有

+

随便来玩玩?我也不懂这是怎么个意思,就随便说说?

+

【地人】红炉点雪

私设时间点在地冥第一次去不归沉之后和口蜜腹剑那次之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令行冬月,入日刚过一刻,便需掌灯而行。而今日似乎更甚,空中乌云密布,竟是连那弦月也未露出半分。如此一来,觉海迷津上只剩一片晦暗,难辨方向。

    非常君站在岸边,望不到对岸的明月不归沉。他想,这怕是要落雪了,可若真落了雪,倒也更适合吃酒了。这么一想,也不觉得这晦暗有什么不好,反而更盼着那雪早些落下来。非常君心甚悦之,信步踏上觉海,从容而行,纵使海上迷雾翻涌,也不会扰了非常君的脚步。...


+

【玉墨】路径偏移

刚刚秒翻车,即使我拉灯了,场面一时十分尴尬。本来没想写车,可是这个写着写着就不由自主的……

现代大学背景,课业忙断腿玉离经x大四老学长墨倾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微博外链:

https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79283668041280


其实伏先生已经好几天每天走在教学楼门口等离经,一脸空巢老父亲地笑着看着离经,活生生把离经看炸毛了,于是决定跟伏先生谈一谈。

本来觉得这样的伏先生是不是太hentai了,但是新剧里他居然给德风古道放监控,这更hentai好吗!

+

一些杂谈

    其实细说起来,永夜这副皮相下,做什么都是斯文的,一举一动都仿佛是供在皇宫大殿里的玉珪,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。可这一开口说话,又像是活生生摔了这玉,锐利的棱角泛着寒光,刺得人生疼。


    地冥本不该是块玉珪,他既诞生于世,便该去踏遍那浮世红尘,该去选择自己人生的去路。纵使创造他的人,只想把他当成一块玉珪,一个物件,这一辈子只为了所谓的任务而活。他的生命里不需要任务以外的任何东西,甚至不需要有感情。可他毕竟是人,是活生生的人,他迟早会从玉珪的位置上下来,至少...

+

【地人】今夜谁家清歌响——5

本章地人,庭三帖,玉逍遥有出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五、

    新炸的油条、刚烙的葱油饼、现煮的豆浆,外加两碟自家做的酱牛肉和三碟小咸菜。这早点虽然简单,却依旧飘香诱人。庭三帖前日里没吃好,今早这顿刚咬了一口炸的金黄的油条,就忍不住高呼美味,接着又拿了一角葱油饼,夹了几块酱牛肉,连同油条一起卷进饼里,咬了一大口,吃的是一本满足。

    见好友如此,非常君也是开心的,他喝了一口豆浆,听着庭三帖数落昨晚那家店的饭食有多难吃,什么他心心念念的蟹黄豆腐被弄得清汤寡水,豆腐也不嫩,蟹黄也不鲜;什...

+

假如养了一只叫觉君的猫——3

OOC在我。本来不打算写了,但是前两天做梦梦到了,于是掏出来继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、


    在给觉君剃毛的前一天晚上,我一本正经地坐在觉君对面,郑重其事地对他说,明天要带你去剃毛,你看夏天这么热,剃了也凉快一点不是,等到天凉了,你又是一直毛茸茸好喵!

    觉君晃了晃毛茸茸的大尾巴,喵呜一声侧翻在床上,把自己团成了个猫球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不乐意?还是试图证明自己真的不胖……

    我...

+

【地人】今夜谁家清歌响——4

四、

    天极浩渺,无穷无尽,遥遥九重顶。在世人眼中,那是神仙住的地方,高不可攀。对于穷极一生都未能登上九重天的凡人来说,他们无法亲眼得见仙神,也无法得见仙界景象。他们只能从话本的传说中窥得一二,至于那话本上所说是否为真,当不可知;又或者,他们想象着,把自己认为最好的和得不到的东西都加注在这份想象里,至于这能撞上几分真,又未可知了。又或许,这两处除了地处高地不同,其他的也没什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仙云渺渺,非常君喝着茶,脑中不由自主的开始想起这些事来,蓦然,眼前一抹蓝白晃动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凝神望去,就见天...

+

【仙魔】今夜谁家清歌响——3

首先!祝十一太太生日快乐!虽然好像晚了点 @琴十一 

本章鹰迹为主,含生命练习生x红尘雪(he退隐达成)

地冥和人觉只是提到,所以不打tag也不在题目标注地人了

因为断更许久,所以附上前两章链接:

第一章:http://sally-fan.lofter.com/post/328b00_113c0e64

第二章:http://sally-fan.lofter.com/post/328b00_113f364e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、

    七月流火,夕阳西下,冷风突然吹过,玉逍遥竟觉得这道袍有...

+

【地人】还是之前双杀手的au,还是个无脑车段子,十分强制的一趟车,不喜误入。以及习惯性欺负下小饺砸 

如果翻车就补微博外链【

+

一觉醒来,舌尖6和Rattle Snake中被系统屏蔽了,喵喵喵?!

+

【地人】(没什么就是一趟小破车)

现代背景双杀手设定,没什么情节背景,就是单纯的小车,以及这对cp在我心里新模式的映射吧。

地冥看似无情,其实执念很深。反而现在的瓜是一副良心让亲爹吃了的样子。

这两个人,一个是执念太深则易伤,一个是执念太深终成魔…… 

(如果翻车了,睡醒换外链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+

啊,好久没跑展了,突然跑就觉得好累。不过本子钥匙扣什么的都卖的还不错呢,感谢每位光临的小天使,感恩笔芯~
荀郭本《良宵引·清》、郭荀本《良宵引·韵》、颍川双花组的单人钥匙扣,节后都会通贩
(两个本子都是旧文合集,有车,纪念为主)
同样的,凉风太太的昭会本《遇见一只名叫钟会的鬼》,一套四张的明信片,司马昭和钟会的钥匙扣、小镜子,也都会在节后上架通贩
(昭会本为重新修订后的版本)
具体的链接会在节后发出来,到时候会发链接过来的

虽然基本都是成本价出售,但是有一种自己日进斗金的错觉,感觉没有之前这么丧了呢【但感觉周五一定会被打回原形【【【
顺说纸涨价太要命了,真的要印不起本了,可仔细一...

+

十一假期旅游跑展,暂不更新
【十月四号战三only,一号摊位,荀郭、郭荀、昭会本子及相关周边,还跟鸡妈妈拼摊,有各种啾啾钥匙扣和贴纸,欢迎同好来玩】
霹雳这边……看看这几周剧情发展吧,再想想舌尖和越人歌能不能填
清歌响的话,看剧情吧,本身也是想等到一切结束之后再补齐设定,但要是剧情太惨烈……那我就把设定和大致情节放出来好了
也许会写我家妹子的脑洞,一切都看心情和心力吧……

这几天真的丧到不能再丧了,即使明白冥冥的退场对他来说真的是很好的结局,但想想他这一生,真的难受到不行。从一开始的纯永夜颜粉,到他的身世展开,明白他之前所作所为的原因。当然,时至今日我仍旧无法赞同他当初的作为。可是我也是真真切切的心疼他...

+

© 慕雪寒香 | Powered by LOFTER